【红河前哨】扫雷二队人物名片

发布时间:2016/7/9 17:23:18 发布人:田元 浏览量:次浏览

???? 从2015年11月开始,云南省军区奉命组织指挥第三次中越边境云南段大扫雷。在200多天与死神的较量中,400多名官兵排查各种地雷1.8万余枚,涌观了许多可歌可泣的英雄故事。扫雷二队70余名官兵担负着金平、绿春、马关、河口4县9乡32个点的一线扫雷任务。今年3月20日一二分队在绿春平河、三分队在金平马鞍底,分头同时展开作业。因为交通闭塞,作业点山高路陡,爆破器材必须人工搬运,作业难度极大,扫雷官兵冒着生命危险,一不怕苦,二不怕死,坚决完成党和人民交给的扫雷任务。笔者深入扫雷队队长马永信、副教导员周士兵、一分队长杨康、班长肖楠、司务长伍斌五名同志的典型事迹进行了采访,现整理札记如下。

?

马永信
【人物定位】
????有名的“扫雷大王”,参加过第一二次中越边境大扫雷。身经百战,是扫雷二队灵魂人物,现任云南省蒙自军分区副参谋长。
【参访实录】
????有人问我,老马,你是正团职军官了,还来扫雷,图啥哟?其实,我的想法很简单,我是因为扫雷提的干,一路走到现在,也快到了脱军装的年龄,这次任务也算是为军旅生涯画个句号。你要说图名图利,恐怕真没几个人愿意来扫雷队。大伙都知道,扫雷队是个临时单位,干部进步方面并不占优势。队里的代理副教周士兵,31岁副连第六年,一分队长杨康副连也进入第六年了,都是因为改革期间干部调整冻结,原单位干部积压较重,去年都没有调职。你要说没一点想法,肯定不是,但我们没有一个人因为自己扫雷要求过组织迁就照顾。硬要说我图啥,我就图手下的所有人不缺胳膊少腿,圆满顺利完成这次扫雷任务。因为这次参加扫雷的兵很多都是我当兵时出生的,有的还是家里的独苗苗。从年龄上讲,我是他们的父辈,生活中,他们都是我的孩子。所以我这次最大的心愿不是想当什么英雄,而是用自己的一点经验,带着这群年轻人安安全全地回家。
????我几乎没有睡过一个囫囵觉。扫雷是个苦差事,我们用了近4个月的时间进行前期准备。主要的工作就是根据团里上报的情况和指挥部掌握的资料,一一走访可能的雷区地点。因为距离第二次边境扫雷已经过了30年,雨水冲刷和地质运动很容易造成地雷移位。前期勘察几乎是“摸着石头过河”,对老百姓说的以前炸死过人或牲畜的地段重点排查。那段时间,我带地方的武装干事、军医和界务员在时雨时晴的大山里走访,90%的路段坡度超过20度,最陡的达到70度,我们的衣服裤子不是被雨雾打湿就是被汗水浸湿,没有几乎是干的,一停下来就冷得打颤。
????当地的老百姓都过惯了和平日子,有的地方群众甚至个别领导觉得我们在“瞎忙活”,认为自己的土地没有“雷”。到老友后山勘察时,当地的族长兴冲冲地踏进以前炸死过人的地方给我们带路,我死拉着他别往前走,他说这里没雷,这条道自己走过很多次了,都没出事。事实胜于经验,3月20日我们的“第一炮”就是在这条“走过很多次”的地段引爆的,炸出了两枚58式地雷,一枚连胶皮都是完好的,我们拿给族长看,他傻了眼。回想那天,可能再走50米就“踩雷”了,后怕不已。
????“第一炮”之前,整个集训队官兵已经足足训练了8个多月,全队上下弥漫着一种厌训的情绪,很多战士想上雷场的心情十分迫切,心里憋着一股劲儿。这种焦躁的情绪不利于扫雷作业,很可能发生危险。所以“第一炮”我们是所有干部上,炸出来的第一枚58式地雷是我排除的。扭开那枚地雷的底火盖子,我试着把雷管卸下,结果轻轻拉了下,拉不动,我心里咯噔一下。在第二次边境扫雷行动中,我的战友就是在取雷管的时候牺牲的。取不出啦,他就拿着地雷抖了两下,结果引发了爆炸。如果我刚才的动作再大一点,难免不会重蹈覆辙,于是果断决定用爆破方式排除这枚地雷。事后想来也是万幸,30多年过去了,地雷的击发装置要么失效,安全,要么接近击发的零界状态,十分危险。如果第一个我不上,而是换作队里其他几名经验不足的同志,也许就会发生意外。可喜的是,通过这件“有惊无险”的事,全队的焦躁情绪降下来了,冷静小心成为大家作业的首要遵循,后来放大家独立作业我心里也有底了。
????危险不只在雷场,在大马角后山机动的路上也是险情不断。在出大马角寨大约50米的样子有一段临崖坡路,一下雨就山体塌方,久而久之,造成了路面靠近悬崖的一侧高,坐在副驾驶上,可以明显感觉到车向悬崖一边倾得厉害。连接坡顶的是一个下坡,车子落地一颠,真害怕翻下去,50多米的悬崖啊;还有一段弯道急路窄,过弯的时候左后轮是悬空的,让人提心吊胆,生怕驾驶员一个不小心车毁人亡。后来,在过这些险路的时候,我就让战士们下车走路,我指挥,一个干部带一个驾驶员开车通过。5月1日,我们在大马角后山的搜派任务完成,人员、装备、给养分三批向山下送,结果车载第二趟返回的途中车陷住了。当时大雨夹着冰雹,头顶的山石随时可能塌方,副教周士兵带着驾驶员姜雪涛用手把轮胎刨出来,驶离了危险路段,我们全队所有人不约而同的站在雨夜里打着电筒,望眼欲穿,一直等到11点终于看到车回来了,大家悬着的心才放了下来。
????要说扫雷中最难受的事,莫过对家庭的亏欠。4月19日,我的老战友、好搭档杜文凯转业了。他是在带队从那发到马鞍底扫雷点的路上接到电话,机关让他即刻返回,填表签字,这就像让一个正在冲锋的战士突然鸣金收兵,那种失落感是无法言表的。老杜是好样的、负责任的,他并没有即刻返回,还是把部队安全送到了驻兵点才离去。他走了之后,扫雷队军政两责落在了我一个人的肩上,压力之大。就在这个节骨眼上,家里传来噩耗,我30出头的小舅子因病去世了。岳父母急得住了院,我的家属忙得昏了头。我父母去世早,婚后我一直把岳父母当成我的亲父母,把小舅子当成我的亲兄弟,现在家里的顶梁柱轰然倒塌,一家老小妇孺面对这个打击,是多么残酷的事。亲戚们都眼巴巴地盼着我回来帮忙料理小舅子的后事。我的岳父是69年的兵,大半辈子了没有开口求过人,就是这样一个老“硬汉”,在电话里小心翼翼地问我,能不能给领导说一下,让你请两天假回来?家属在电话里也哭成了泪人,几次央求我回来一趟。可教导员刚走,扫雷作业实战化训练即将展开,队里的干部经验不足,这个时候我能离开?我真是开不了这个口啊!最后,我的侄姑娘给我打电话,说,叔叔,如果以后妈妈改嫁了,你们不要阻拦,也不要怪她……我当时眼泪就下来了,你不知道,我的侄姑娘有轻微的自闭症,基本不和人说话,这次居然听到她这样说。后来,我一咬牙请了2天假,回家办了两件事,一是送小舅子“上山”,二是当着老岳父、岳母和所有的亲戚的面宣布,小舅子家的女儿以后我们家帮着养!让他们放心,家里还有我,就不会垮!然后就匆匆返回了扫雷队。其实,我们队里家庭有实际困难的官兵很多,和他们比起来,我这个还不算啥,你要多多宣传下他们。

?

周士
【人物定位】
????士兵提干,31岁的副连职排长,现代理副教导员,扫雷队业务骨干。
【参访实录】
????我叫周士兵,士兵提干。几个排长中,我年龄最大,所以他们都叫我“老周”。我就说说扫雷过程中几件让我印象深刻的事吧。
危险的事:当然是第一次排雷咯。“第一炮”是马队长带着我们几个骨干上的,我负责清理爆沟,就是用铲子把沟里的土铲出去,当时一心就想干快一点,结果就在清理了不到50米,就听见身后有人喊,老周,地雷!我抬头一看,可不是,爆沟左右不到5米处各有一枚58式地雷!极可能就是我铲土时连泥带土甩出去的!这么一想,我吓出一阵冷汗,舌头打卷,报告队长的声音都有些颤,就那时队长一句话让我吃了定心丸:“不怕,我来!”我觉得带兵就要这样,让下属跟着你觉得安心。
后来独立作业过程中,我汲取教训,不放过每一个细节,把每一个环节都做到万无一失。以前训练的时候,几个班同时接线,起爆,有些战士因为紧张,或者疏忽,经常接错线,造成雷管“拒爆”,每次排除故障,浪费时间不说,也无故增加了不少风险,而且由于是几个班一起作业,到底是谁出了问题不得而知。后来我就改进方法,把塞药、接线、清理分班进行,制定具体的人实施,这样一来,大家忙而不乱,效率提高了,也更加安全了。
????辛苦的事:莫过于背着60多斤的背囊爬山两个半小时。在大马角后山作业的时候,我们住的寨子海拔是1200多米,而作业点海拔是2100多米,有900多米的垂直高差,没有车行路,只能靠人工把炸药和装备、给养背上去。我们人均负重是60斤,面对的是20到70度的上坡和30度以上的高温,走一趟得喝两壶水,撒不出一滴尿,全部变成汗水流出来了,有的战士累得说不知道自己是怎样爬上山的了,有时候爬过一个坡又看到一个,简直是比绝望坡还绝望。每天有的战士......要跑两趟,连续作业一周,所有人的肩膀都肿了。
由于我们爆破作业点离邻国的哨卡较近,如果一次用的炸药量太大,很容易把对面玻璃震碎,造成“国际纠纷”,为此,我们作业只能一列装药,这大大增加了我们的工作量。有时候,开出一段爆沟我们得来回要跑两三次,装药,接线,引爆,这也够呛,几趟下来没有人不腿软的。
????有趣的事:在山上野营的时候生活条件比较艰苦,但大家都很乐观。因为携带的帐篷有限,我们晚上就轮流睡东风车的车板,躺下去一抬头就能看见车顶帆布外的星星,大家说这是“五星级东风宾馆”。
还有就是我们在前期准备的时候,为了解决训练器材的不足,焊了不少自制训练器材。由于大家都是“非专业”,脸都灼伤了,于是睡前统一用黄瓜敷脸,做面膜。男兵贴面膜有趣吧!
????幸福的事:我是去年11月份才结的婚,由于聚少离多,妻子和我一直处于“蜜月期”。我告诉他我们扫雷上电视了,她能在电视机前守一天,就为了看我一眼。春节她大老远从老家来平河看我,我高兴得心花怒放!过完年她走了,队长用巡逻车送她,结果妻子一路吐得稀里哗啦,她虽然太难受了,但还是说,下次还要来看我。一想到自己媳妇对我这么好,我睡觉都能笑醒。
????开心的事:每当一片区域扫雷结束,我们交付给地方那天是最开心的。那天,我们手拉手走过雷场昂首走过搜排的地域,群众给我们鼓掌。他们的认可对是我们扫雷工作最高的褒奖!

?

伍? 斌
【人物定位】
????司务长,儿子先天性心脏病,家庭虽困难,扫雷意志坚。
【参访实录】
????伍斌,四川南充人,31岁,上士,现任扫雷二分队司务长。
????小时候由于家里很穷,父亲在我年幼时便外出务工,家里只留下8岁的我和母亲。穷人的孩子早当家,我一边努力读书,一边帮家里干农活,每天放学后,先是上山打猪草,然后又赶回家烧火做饭,吃完饭后都已经晚上9点,才能开始学习功课。读中学时,每月放假,我都要回家照顾母亲和老人,17岁的我肩上扛了太多责任。凭借着优秀的学习成绩,我考上了大学,但家里的经济条件实在无法供我上学,为了减轻家人负担,我毅然选择参军入伍。
????当接到扫雷任务命令时,我也犯了难,和媳妇结婚几年,由于长期两地分居,关系一直不好。随着儿子菡菡的诞生,我俩才找到了家的归属,可紧接着,菡菡就被诊断出患有先天性心脏病,手术费高达10万,且风险极高,这让独自支撑家里经济的我难以承受。可在雷场保障官兵的生活是项风险性极高的工作,这一去就是三年。家里年迈的老人和儿子的身体,让我放心不下,如果出现什么意外,我很难照顾到家人。一边是保卫人民的安全,一边是自己家庭的幸福。但我毅然决然选择了前者。
作为司务长,我完全可以不上一线,可我心中始终认为“不到雷场一线我就不是真正的扫雷兵”。为此除了保障官兵们的日常伙食外,我与大家一样,每天背着60斤重的炸药一同前往雷场,趴在爆破沟里参加排雷作业。
????相比于扫雷工作,最让我头疼的便是保障官兵的生活。扫雷队临时居住点大马脚寨地处偏远山区,寨子里只有少数人家居住,村民过得都是自给自足的农耕生活。从扫雷基地前往居住点需要4个半小时车程,且前去的山路十分危险,随处可遇塌方、落石,最危险的地方只能由一辆车勉强通过。面对这种情形,我就带了全队一周的供给。可没想到,没过多久寨子里便停了电。这一停就是一周,虽然来之前就知道可能会停电,但跨时那么长,却出乎我的预料。给养开始慢慢变质、腐烂,到最后只剩下土豆、大白菜。官兵们每天那么大强度的作业,而伙食却没有一点油水,队里渐渐有战友体能跟不上,个别战士甚至出现昏厥的现象,这一切我看在眼里急在心里。后来,我只好走村串户,一家一户到村民家中去采购物资。虽然辛苦一些但我想尽一切办法,硬是在贫瘠的大山里给官兵吃上了肉和新鲜绿菜。有了这一次经验,再采购食材时,我总是多买一些存储时间较长的蔬菜,活禽等,这样一来,大家的生活得到了充分保障。
????我是一个非常开朗的人,再苦再累我都能想法找到生活的乐趣。可每当我想起家人,却怎么也开心不起来。今年元旦奶奶病危,我正在雷场作业,没能回家给奶奶送终;菡菡从出身到现在,我陪伴他的时间总共不超过2个月。4月底孩子连续高烧3日,听见电话那头儿子问爸爸去哪啦?我再也忍不住流下了心酸的泪水。“我很想回去陪陪家人,照顾好孩子,可现在雷患一天不除,我便一天不能走”。

?

杨? 康
【人物定位】
????杨康,乐观开朗,扫雷二队分队长,参加过原成都军区“黑豹集训队”,军事尖子。
【参访实录】
????我第一次参加扫雷集训时,虽然工作很辛苦,但却让我喜欢上了扫雷,我一直希望能够参加正式的扫雷作业。2015年刚参加完原都军区黑豹集训的我,得知部队马上要组织中越边境第三次扫雷时,立即向组织递交了参战申请,但在参与超高强度的集训后,我双膝盖积液,最严重的时候,甚至无法下床行走。
刚上大学时,父母便离了婚,我带着母亲和妹妹一起生活,母亲并不想家中的顶梁柱参加此次任务,一直打电话给我,希望我再考虑考虑。团里的领导也劝我先把身体养好,都知道扫雷是个辛苦活,况且这一去,马上就要解决的“职级”问题可能无限期拖后。为了能够参加此次边境扫雷,临行前2个月的日子里,我一边耐心的跟母亲做“思想工作”,反复安慰母亲,一边积极调养身体,保证自己在高强度的排雷作业中身体不垮下来。渐渐的,母亲开始支持我的工作,我的身体也慢慢康复,最终如愿以偿的加入到了扫雷队。
虽然前期做了很多准备,但在雷场第一次见到真地雷时,我内心依旧十分紧张害怕。由于缺乏实战经验,在我认为安全地取出了一枚72式地雷的雷管后,不小心促发了压针,地雷当场发生轻微爆炸,产生了少许火花,但我的整个手掌已经完全麻木。此次意外虽然没有造成事故,但还是给我敲响了警钟,在雷场万事不得大意。此后的排雷工作中,我总是小心谨慎,沉着冷静的处理多次危险情况,成功排除多颗地雷。

????最让我害怕的事,便是和队员们进入新开辟的雷场,踩到树枝的时候。虽然前期有对雷场进行过摸底、探查,但毕竟是首次进入,脚下是否还有地雷,大家心里都不敢打包票,基本都是抱着摸着石头过河的心态。一旦有队员踩到树枝,因为很难辨别声音的源头,树枝断裂所发出的声音,总是让大家异常紧张。
????几个月下来最让我最高兴的事,便是4月初交付31号雷场,0.5平方公里的雷场,全部扫清地雷,队员们手拉着手、唱着歌一起走在雷场里,当把土地安全地交付到村民手中时,看着乡亲们感激又难以置信的眼神,那一瞬间觉得自己的付出都是值得的。
艰苦、危险、忙碌的扫雷生活,让我没有过多的精力去关注自己的终生大事。好在女朋友比较支持、理解我的工作,在长期分离的日子里,她选择了隐忍与等待。每次跟女友说,我们扫雷队很有可能会上电视新闻,女友都在电视机面前等着,有时候一等就是一天。我还有一个最大的心愿,便是休假回去能够在自己的撮合下,让父母复婚。

?

(本栏编辑?? 梁蜀生)

发表评论共有0访客发表了评论

    暂无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!

我来说几句吧

验证码: 看不清楚?
关闭
关闭
>>>>>>>>>>>>>>>>>>>>>>>>